鱼板Naruto

《初雪化了》/和太

姜瑜:

大概是两年前写的吧,打算有时间修一遍。


在那之前,依旧是情深义重,拙劣文笔。谢谢喜欢。





石田大和拎着两人份的便当还有保温水壶走在校园里,小路两旁的树,因为秋日的到来,叶子已经隐隐透出了红或黄的颜色。中午的阳光带着让人舒服的温度,穿过层层叠叠的叶片,在石板地上打下斑驳的光。身边偶尔经过学生,有的是神色匆匆,正在为明年的卒业考试而担忧,还有一些如同往常一样笑着的男男女女,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未来会怎样。


他的表情是如同往常的沉静,阳光在他的脸上不停切换,直到他快走到一个长椅前,看到那上面坐着的人,轻轻笑了。


“哟!大和!”太一坐在长椅上向他挥手,脸上挂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。


大和快走了几步到太一面前,然后把手中的便当递给他,自己也坐下。


“谢啦,”太一接过便当,“饮料呢?”


大和打开便当的盖子说:“没买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以后只能喝这个。”大和举起来手中的保温水壶。


“那里面装的什么?不会是你调配的特殊饮料吧?我先说好,我才不要喝奇奇怪怪的……”


“不是,”大和还没等他说完,笑着说,“是白水。”


“诶?”


“已经秋天了,”大和看了看穿着短袖的太一,“你也别总穿这么少了。”


“知道啦,”太一随意地答着,打开便当,“今天是豌豆和肉丸子啊,还有蛋卷?好丰盛啊。”


“嗯,你昨天不是说蛋卷还不错吗,就又做了。”


“辛苦啦,不过做这些很费时间吧。”


“早起一会儿就可以了。”


太一耸耸肩:“所以我说吃食堂嘛,毕竟现在学习也挺紧的。”


大和说:“没关系的。”


“诶——”太一发出语义不明的长长语调,然后便不说话了,低下头专注地吃起饭来。


大和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:“对了,我爸今晚不在,你要不要来我家?”


“啊,好啊,”太一抬头看大和,嘴角粘着一个米粒,一边咀嚼一边含含糊糊地说:“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,和他们说一下。”太一说着去摸自己的口袋,大和抬手帮他抹了一下嘴角。


“奇怪?应该就在这儿啊……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手机不见了。”


“是不是放在书包里了?”


“应该没有啊,”太一仔细地回想着,然后突然说,“啊,今天早晨我给放在书桌上了,那把你的借给我一下吧,我打给我妈。”


大和掏出手机给他,太一迅速地打给母亲八神裕子,裕子很快就同意了,同时嘱咐太一不要忘记去补习班。


“你补习完我去接你?”太一挂了电话后,大和问他。


“如果不下雨就不用啦,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。”


“补习辛苦吗?”


“还好,因为想努力一些,所以辛苦也没什么。”


“那放学我们去吃饭,然后等你补完习我再给你做点宵夜?”


“好。”


 


“啊——”太一趴在桌子上无力地叫了一声,“英语好难啊,补习班的小林老师还真是残忍耶,让我们做这么多卷子。”


大和走过来,把天妇罗和酱汁放在他的面前,解下围裙搭到椅背上: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
太一闷闷地应了一声,然后拿起筷子,大和拿过他的卷子看了看,然后走到他旁边说:“这道题应该选B吧。”


太一于是把头偏过去,一边吃着天妇罗一边听大和给他讲题。


“大概就是这样了,这种题型也蛮常见的。”大和说完,就着太一的手,把他刚夹起来的天妇罗放到嘴里。


“你的头脑很棒诶。”太一由衷地称赞。


“只不过之前练习过这种类型的题罢了。”


“这样啊,”太一若有所思地说,“对了,你打算考哪个大学?”


“之前想过考国立音乐大学,最后还是决定一桥大学。”


“那还挺难的。”


“嗯,考上的概率不是很高。”大和说到这儿,突然有些踌躇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大和想了一会儿,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,然后说:“所以我妈说,如果我愿意的话,她想送我去法国读书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太一愣了一秒钟,然后迅速地说道。


接下来两个人十分默契地都没有说话,太一把玩着手中的筷子,夹起盘子里的天妇罗,把它立在盘子的边缘,然后天妇罗倒下,他又立,天妇罗又倒。大和捧着水杯站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“那挺好的啊,出国什么的。”


“是不错。”大和说,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可能也没那么好。”


太一突然笑了,站起来拍了一下大和的后背:“怎么会,肯定很棒的。”


“其实我……”


“我想考九州大学。”太一打断他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大和只好说:“努力的话就可以吧。”


“我也这么觉得,”太一咧开嘴笑了,他伸了个懒腰坐下,“所以说啊,虽然英语这么讨厌,不过有什么办法呢?”


说完这些,太一拿起了笔,继续埋头在卷子中,大和看了看他,也从书包里抽出习题,坐在他旁边做了起来。偶尔太一有不会的问题,就会问他,然后他再给他讲解。


时间一点点过去,盘子里的天妇罗有些凉了。


 


“哈——”太一打着哈欠爬到床上。


大和也在床边坐下,他看了一眼闹钟:“挺晚了,明天还要上课,我去给你找一套睡衣,快睡吧。”


“不用啦,我这么睡就行。”


“明天衬衫会皱的。”


“那我把衬衫脱了就好了。”太一说着迅速脱下衬衫,然后丢到地上。


大和拿着睡衣走过来,捡起地上的衬衫挂起来:“室内有点冷,容易感冒。”


太一在他说话的时候,已经钻到了被窝里,露出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,一脸“你能把我怎么样”的表情。


大和有些无奈地叹气,只好也上了床。


“冷的话就和我说。”大和说着,关掉了床头灯。


室内陷入黑暗,透过窗帘可以看见城市里的寥寥灯光,想来也是一些晚归的人或者学生。大和听见身边人的呼吸,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。


“大和。”太一叫他。


“嗯?”


“有点冷。”


“都叫你穿睡衣了。”大和说着坐起身来。


太一在黑暗中抓住他的手腕,大和感受到他温热的掌心。


“我不穿,”太一说,“但是有点冷。”


大和只好又躺回去,把自己的被子搭在太一的被子上面,然后把太一拉到怀中,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缩近了,在黑暗中看不见对方的脸,但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他们把彼此的气息吸进去,又吐出来,缠绕在一起分不清楚。


“睡觉。”大和说。


“晚安。”


 



次日,阴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太一关上家里的门,看见父亲和母亲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问道:“小光呢?”


“她去同学家玩了,晚点我去接她。”父亲八神进站起来,对太一说:“我们先吃饭吧。”


“太一。”裕子突然叫他,语气严肃。


八神进皱了皱眉看她。


“啊?”太一应了一声,然后他才觉得气氛有点不对,裕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,看不见表情,然后太一就突然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自己的手机,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过他还是问:“怎么了?妈。”


八神裕子抬起头,眼眶红红的,八神进好像还想说什么,终于叹了一口气,不发一语。


八神裕子侧过身子看太一:“太一,你跟大和……”


太一像是知道她会这么问,心里还是突地一跳,他沉默了一会儿,平静地问:“你们翻我的手机了?”


裕子突然站起来,快步走到太一面前,她把双手搭在太一的肩上,盯着他说:“太一,你不可以这样,明白吗?妈妈不准你这样……”


“可是妈……”


“不行,”裕子悲伤地打断他,“不管怎么说都不行,你们以后不要联系了,这是不好的,也是不对的……你懂吗?太一,你不可以这样,你怎么可以这样呢……”


话语到了最后,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裕子仿佛不知道该如何说,才能劝说她的儿子,她只能不断重复着最后的问题,只是不知道是在问谁。


太一感到双肩上的手在拼命克制着颤抖,他低下头,看见母亲平时温和的眉眼,现在只透出心碎和痛苦,让她本来不太明显的眼纹显得如此深刻。然而她还是在尽力忍住自己的悲伤,想用温柔的话语让太一明白自己的错误。


太一只觉得鼻子一酸,本来想为自己辩解的话,在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,他只好轻轻抬手,拍着裕子的后背,然后说:“妈……”


裕子听了太一的这一声后,缓缓抬起头,她看着太一,然后后退了几步,太一觉得她依然悲伤的神色中多了一种陌生,仿佛是在看一个从不认识的人。


想到这儿,他的心抽痛了一下。


这时八神进站起来,把手搭在裕子的肩上。


“先吃饭吧。”他说。


饭桌上三人沉默,只有筷子和盘子偶尔碰撞发出的声音,太一慢慢地吃着饭,觉得脑子里有些混乱。裕子已经比刚才平静很多,眼眶依然红着,头发有些乱。太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既希望这顿饭早点结束,又希望现在就和他们谈谈,让他们理解自己的想法。


“太一。”八神进出声叫了他的名字。


太一心头一跳,低头应了一声。


八神进继续说:“你明年就高考了,怎么说也该以学习为重,恋爱……应该暂时放到一边。”


太一还没回答,裕子接过话来:“何止是恋爱,如果是女孩子就算了,偏偏又……”说到这儿她叹了口气:“无论如何,太一,这次听妈妈的话吧,别再继续下去了。”


太一轻声但是坚定地说:“不。”


“不行!”裕子突然提高了声音,“太一,我们什么时候要求你去做事?只有这件事不可以,没有商量的余地,你的手机最近也不要用了。”


太一突然觉得有些烦躁,他很想站起来说些什么,告诉他们自己有自己的选择,可是他看着这两个人,经常温柔地笑着的母亲皱着眉头,而一向幽默的父亲也表情严肃地沉默,他最终选择低下头吃饭。


餐桌上又陷入尴尬的沉默。


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,太一赶忙跑过去接电话。


挂了电话后,他对父母说:“小光打来的,我去接她。”然后就匆匆忙忙地穿上鞋,出了门,假装听不到室内传来的叹息。


 


小光下楼后看见太一站在路灯下,他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衬衫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“哥哥。”


太一听见后,立刻抬起头冲小光笑了一下,然后向她走过去:“聚会怎么样?”


“还不错。”小光说,“不过哥哥你穿这么少没关系吗?”


“走的有点着急,忘穿外套了。”


“哥哥你也真是的,”小光抱怨道,“你们现在学习这么紧张,别生病了才好。”


“知道啦,”太一说,“你不是也要上高中了吗,别太辛苦了。”


“怎么会,”小光笑着说,“你太担心啦。”


太一又冲小光笑了一下,抬起头看着天空,夜色深沉,看不到星星。


“哥哥?”


“嗯?”


小光好像觉察出不对劲:“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
“没啦。”太一说。


“这样啊。”


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路,快到家里楼下的时候,太一突然说:“我和爸妈发生了点矛盾。”


“诶?为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啦,他们不太同意我的选择,挺生气的,所以算是吵了一架,不过你不用担心,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。”


小光答应了一声,太一便说:“走吧。”


“是因为你和大和的事吗?”小光突然问。


太一登时愣住了,他看着小光,。


小光看着太一的样子,轻轻笑了:“哥哥你真是的,这有什么。”
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太一向小光走了几步,惊讶地看着她。


“看出来的呀。”小光自然地回答,“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啦。”


“那,小光,你怎么看?你觉得我是不是,不太对?”


小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与其说是不对,不如说是少见吧。但是少见也不一定就是错的。”


太一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。


“爸妈知道了?他们怎么说?”


“还能怎么说,爸还好一些,妈简直超生气,把我的手机给没收了。”


“生气也是正常的,”小光安慰道,“放心吧哥哥,他们会接受的。”


太一露出欣慰的表情,又有点苦涩,他摸了摸妹妹的头,然后说:“你知道就知道,一会儿回去就像平常一样就好,行吗?”


“知道了。”小光乖巧地点头,然后和太一一起走进公寓内。


回到家后父母果然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,和小光随便地聊着天,像平常一样,太一在旁边沉默,小光也如同毫无察觉似的,和父母聊天过后,说了一句“那我先回屋子了”,然后就回去了,进屋之前,她在背对着父母的地方,偷偷冲太一笑了一下,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。


太一还没来得及反应,余光看见父母坐在客厅,便说“我也回屋了”,裕子还在洗着盘子,没有回答他,坐在沙发上的八神进也没什么反应,太一只好回到屋内。


太一把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,脸朝下埋在被子里,想着从昨天开始,发生的一切好像都只是个梦,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,而母亲悲伤的声音和父亲的沉默又那么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,他又想起了大和,想到他说要出国去留学,想到了过去的种种。


想着这些事,太一模模糊糊地睡着了,睡到半夜的时候,他突然惊醒,觉得脑子很沉,晕晕乎乎的,身体又有些热,他掀开被子站起来,打算去客厅倒杯水喝。


他的手触到门把手的一刹那,突然听见一声极其低的啜泣声,然后是说话的声音,他轻轻旋开门把手,透过门缝,看见父母坐在沙发上,裕子在八神进怀中哭泣,八神进拍着她的肩膀,低声安慰。


“这可怎么办啊……他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
“放心吧,太一已经长了。”
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
到后来,就只剩下幽幽的抽泣声回响在屋内,裕子极力地压低声音,太一知道她怕把小光吵醒,不想让小光知道这件事。太一觉得他眼前有些模糊,裕子不断耸动的肩膀,还有那几不可闻的哭泣的声音,让他如同坠入一个深沉而又阴暗的梦境,他奋力挣扎,却徒劳无果,他被这种声音这种景象紧紧抓住,无法挣脱。


后来或许是累了,裕子的声音渐渐转小,八神进看妻子有些疲惫,便把她送到卧室里去休息,然后他又回到客厅,站在窗子前,点燃了一支烟。他看着外面的夜色,陷入了沉思。当他将烟蒂扔到垃圾箱里然后转身打算回到卧室的时候,就看见太一站在房间门口,神色难过地看着他。


太一看见父亲向他走过来,在漆黑的屋子中他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他突然想到小时候两个人一起踢足球的场景,八神进把他举到高空中,那时候他觉得又害怕又刺激,大声地笑着。


然后他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爸。”


八神进似乎也有许多话想说,但是他走过来,拍了拍太一的肩膀,然后回到了卧室。


他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
 



八神太一病倒了。


早晨裕子推开太一的房门,看见他躺在床上,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绯红。


太一本来也不是真睡着,只不过脑子有些混沌,感到有人进来,便睁开眼睛:“妈?”


裕子没说话,弯下腰摸他的头,然后便转身出去拿来了家庭药箱和水,太一乖乖吃过药后又重新躺回去,只露出一个脑袋:“妈,我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
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裕子听了,把太一的被角给他掖紧,然后说:“你在家休息一天吧,我给老师请假。”


“嗯。”太一说。


请了假后,裕子又到太一的房间叮嘱他什么时候吃什么药,然后再三确认他一个人在家没问题之后,才不放心地去上班。


“太一怎么样?”八神进问。


“应该是感冒吧,昨天跑出去穿的那么少。”


“平时穿得更少也没见他生病。”


裕子不说话,明白了八神进的意思。


八神进压低了声音,说:“你也别逼他太紧,这个年纪的孩子,都挺敏感的。


裕子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大声说:“小光,你还不去上学吗?”


“妈妈,你和爸爸先走吧,我还要等一会儿。”


“知道了,别迟到了。”八神夫妻走到门口,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
防盗门被关上,客厅恢复寂静,过了一会儿小光走到太一的屋子里,然后又出来,背上书包出门了,走之前轻声说了一句:“我去上学了,哥哥。”


太一吃过药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了几个小时,醒来的时候觉得已经舒服多了,他用手摸摸额头,上面有一层薄汗,凉凉的。


他翻了个身,看见床头上放着一个粉色的手机,下面压着一张纸条。


“哥哥,手机借给你用,别被爸妈发现了哦。早日康复。加油!”


太一拿着纸条笑了,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想到现在应该是课间,于是他拨通了大和的号码。


电话通了一声后就立刻接听了,大和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,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感觉。


“……太一?”


“是我。”太一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哑了,于是清了清嗓子。


“你怎么样了?“


太一觉得他甚至能想象到大和的脸,欣喜中又有一些担忧,太一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。


“我生病了,所以今天不去学校了。”


大和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昨天小光托阿岳告诉我了。”


“全部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“你怎么样了?”


“烧应该已经退了,我还没量,嗓子有点哑,你也能听出来,作业都没写,今天的补习班也不能去了,又有好多习题要补,我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,有点想你。”


“那你就多喝水,最好是温水,不能吃凉的,多睡觉,别再瞎跑出去,在屋子里的时候多穿点,习题不会的以后我教你,我现在在走廊,有点吵,我也想你。”


“嗯。”


然后就是沉默的十几秒。


“怎么办啊。”太一叹了口气,突然说。


大和似乎是笑了笑,然后很诚实地说:“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


太一就笑了,然后他说:“就不应该把手机落在家啊,我爸妈平时也不会动我的东西,不知道昨天怎么了。”


大和静静地听,然后说:“没关系的,太一。”


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。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“我知道你知道。”这次的笑意十分明显。


太一也笑了:“当然没关系啦,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


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上课铃声,太一说:“你先回去吧,明天我估计就能上课了。”


“好。”大和说,“那我挂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怎么还不挂?”


“你先挂吧。”


“不用,你挂吧。”


然后又是一阵沉默,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音,太一说:“我们是笨蛋吗?不管了,我挂了,快去上课吧。”然后他飞速摁掉了电话。


 


中午裕子从公司回来,太一把小光的手机塞到枕头下面。


裕子进来摸了摸太一的额头,又用体温计给他量了一下:“还有点低烧。”


“我觉得已经好多了。”


“饿不饿?”她问。


“有点。”太一摸着肚子说。


裕子中午做了两个炒菜和一个汤,都偏清淡,不过也是太一平时爱吃的菜。裕子看太一食欲不错地吃着饭,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。


“吃完饭再吃点药,然后去躺着,晚上的补习也请假吧。”这么说着,她转身又给太一盛了一碗饭。


“吃不了吧。”


“能吃多少就吃多少。”


太一乖乖应了一声,然后安静地继续吃饭。


“太一。”裕子温柔地开口。


太一想她肯定要和自己好好谈一谈这件事了,他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和母亲解释,不过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件事,只是时间早晚的事。于是他也放下筷子,看向裕子。


裕子看了他很久,然后说:“晚上想吃关东煮吗?”


 



太一病愈之后,似乎前一天的事情都被大家很有默契地忘记了,一切又恢复到往常的状态,只不过太一的手机依旧被裕子没收着。


一天晚饭过后,嘉儿和八神进坐在沙发上看搞笑节目,裕子在厨房洗碗筷。这时电话铃响了,刚好从屋子里出来的太一接了电话。


对方似乎就是打给太一的,两人聊了挺长时间,最后太一笑着说:“那就这样吧,明天见,拜拜。”


小光坐在沙发上,发现在打电话的过程中,裕子和八神进在不停地给对方使眼色,两个人脸上都露出有些复杂的神色,然而当太一挂了电话后,他们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小光看到这一幕,禁不住笑起来。


“什么东西这么好笑啊。”倒完水的太一凑过来看了两眼。


“真的很好笑啦。”小光说,“是吧爸爸。”


“啊?是啊,哈哈,哈哈哈。”


“是吗?”太一奇怪地看了看他们,然后转身回屋。


小光看见背着太一又使起眼色的父母,终于忍不住了,就在太一快要关上屋门的时候,她叫住了他。


“哥哥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刚才谁给你打电话了?”


小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裕子和八神进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假装毫不在意地,认真地听着。


“光子郎啊,他说他明天来我们学校找我,好久没见了,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。你问这个干嘛?”


八神夫妇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
“这样啊,没什么,我随便问问。”


“好吧。”太一说,然后进了屋子。


 


“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我爸妈还是挺不放心的。”


中午吃完饭过后,太一和阿和在校园里散步,太一在给大和讲这件事之后,加上了这么一句,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。


大和也觉得有点有趣,笑了一下:“他们担心是正常的,如果是我爸——我简直想象不到他的反应。”


“大和,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找个时间和他们谈谈。”


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可能会,不过他们是你的爸妈,我也拿不准。”


“我觉得我妈是不太会同意,她好像对我挺失望的样子。”


大和听他这么说,心里也有些难受:“不会的,他们一直都为你骄傲。”


“对了,你那个出国的事怎么样?”


“还在考虑,不过我妈也在催了,因为提前要办的手续挺多。”


“你不想出国吗?”


“我倒还好,出国之类的,学习,然后可能回国,或者在国外定居,听起来都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
“那你还犹豫什么?”


太一这样问的时候,大和转过头来看他,然后又转过头去,看着遥远而湛蓝的天,轻声说:“你不是知道吗?”


这下换太一沉默了,他说:“我知道啊,就因为知道,才更要说。”


“我明白。”


“大和,我想让你去做你喜欢的事。”太一说。


大和看着他,太一发现他蓝色的眼睛格外的好看,有一种说不明的温柔神色。然后他笑了,狠狠拍了一下大和的肩膀:“你这家伙,肯定很适合在国外生活。”


大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然后他蓝色的眼睛弯起来,笑了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 


晚上大和回家,发现父亲石田裕明正在客厅里打电话。


石田裕明看见儿子回来,又和对方匆匆说了几句,然后挂掉了电话:“呦,大和,放学了。”


“嗯,”大和回答道,“你今天不加班?”


“今天刚做完一个长篇报道,大家庆祝一下,吃了顿饭就散了。”石田裕明点起一根烟,然后歪到沙发上,“还是家里舒服呀。”


“小心烟灰,上次你就把沙发烧了个洞。”


“哈哈,知道啦知道啦。”石田裕明向大和无所谓地摆摆手。


大和看他的样子,便向屋子里走去。


“对了,你的那个头发那样子的朋友呢?”


“啊?”


“就是那样的,之前你不是带他来玩过吗?”石田裕明坐起来,用手在头上夸张地比量了几下。


“他啊,”大和有点支吾,然后说,“他最近不来了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石田裕明抬眼看了看大和,然后拿起遥控器,“大和,帮我把电视打开。”


大和走过去摁下开关。


 



“今天就讲到这吧,回去别忘了做习题册的第三十二页到三十七页,同学们辛苦啦。”


“老师辛苦啦。”伴随着稀稀拉拉的声音,补习班的人开始陆陆续续收拾起书包,而太一看着外面的雨,一边把铅笔装起来,一边想到了以前的雨天。


“大和,拜托和我共用一把伞吧。”


“你啊。”


往往都是这样的开头,然后两个人一起撑着一把藏青色的小伞,那把伞真的是太小了,以至于每次大和都得搂着他,两个人贴在一起,才不至于被淋到。


对了,大和还会把伞故意偏到他的头顶。


想到这些,八神太一轻轻地笑了,然后又有些无奈地向外面走出去。


下次我一定不能忘记带伞,太一心想。


当太一走到教室外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讶异地同时不由得笑了,他赶忙跑过去,而站在雨中的大和也迅速走过来,把伞撑到他的头上。


“你来啦。”


“我怕你没带伞。”


“哈哈,这把会不会太小了?”


“反正淋不到你就是了。”大和把太一往自己的怀中带了带,又解释道,“家里只有这一把伞了,雨衣让我爸拿走了。”


“知道啦,走吧。”


太一这么说着,然后向家里的方向走去。


然后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,大和也跟着他顿在原地,在马路对面站着一个男人,他一手撑着伞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雨伞,神情莫测地看着他们。


“爸。”太一叫了一声,然后走上前去。


“伯父。”大和也恭敬地打了招呼。


八神进看着这两个孩子,大和的裤脚已经湿透,他穿的运动鞋也被雨水浸成了深色,想必袜子应该也湿了,他右手撑着伞,左手揽着太一的肩膀,雨珠顺着伞骨落到他的风衣上。


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审视的目光,两个孩子迅速分开形成一段距离,而大和的伞还是举在太一的头顶。


“爸,大和他只是怕我没带伞。”太一解释道,然后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大和,大和立刻点了点头。


八神进没说话。


大和看了看太一,说:“既然伯父来接你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
太一只好说:“啊,好。”


说完这些,太一从大和的伞下走到了父亲的伞下。


大和收回了伞,打到自己的头上。


太一用眼角看了看父亲。


“既然大和都给你送伞了,”八神进开口说,“就打着吧。”


“诶?”太一愣住了,大和也是如此。


八神进把手中一直拿着的伞递给大和,然后说:“这把给你,你的那把伞,就让他打着吧。”


大和愣愣地接过伞,然后把手中的藏青色小伞递给太一。


八神进冲大和笑了一下:“以前下雨的时候,谢谢你了。”


“太一的妈妈还等着我们回去吃完饭,先告辞了。”说完他转身走了,太一匆匆跟上。


石田大和看着二人的背影,又看了看手中的雨伞,突然鼻子有点酸。


 


父子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,雨伞让他们之间隔了一段距离。


“你们交往多久了?”


八神进突然问的问题让太一有点惊讶,他看父亲的脸色和往常一样,便答道:“两年多。”


“那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


“六年。”


“可是太一,”八神进说,“我和你妈妈知道这件事,不过一个月。”


太一停下脚步,看着父亲,八神进说:“虽然我到现在不能完全接受这件事情,但是我相信你,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相信那是你以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来做出的,所以我可以对这件事保持这样一个态度,而你妈妈不一样,她只是,太习惯于去保护你们了,而她也不知道,你或许早就可以保护自己了,可是你始终是她的孩子,你明白吗。”说到这儿,八神进深深叹了口气。


太一点点头。


“大和这孩子……”他这句话没有说完,便不再开口了,两个人向家里走去。


 


后来太一说,在那天他发现了大和和父亲的共同点,他们都是“愿意把伞撑到自己头顶的人”,而母亲,更像是“恨不得把整把伞都给他的人”。


而这两种人,他都不愿意去伤害。


太一心里想。


只希望我的伞可以保护所有人。


 



日子飞快地过,转眼到了冬天。


太一他们的课业生活越来越繁重,每天午休吃饭以外的时间都拿来学习,生活也是在学校、补习班和家里三点一线的穿梭,吃饭的速度不断加快,晚上的台灯亮得越来越久,成堆的卷子和习题被他堆在书桌旁边,经常八神裕子半夜醒来时,看见太一房间的屋子还亮着灯。


她开始有些担心了,本来她没指望太一在功课上有多大出息,在她的设想中,她的儿子喜欢足球,未来考一个私立大学,当个体育老师,生活没那么富裕但是不愁吃喝,娶一个温柔娴静的妻子,然后生几个小孩,安度晚年,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
可是一夕之间,她的所有设想都化为了乌有,她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自己的儿子,他开始专注,开始刻苦,她隐约知道这是为什么,可是她又宁愿这样的改变不要发生。


而当她把她的忧虑告诉老公的时候,八神进这么回答的:


“你别想太多,他只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,这也是他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一种方式。”


看着曾经被自己疼爱的孩子变得消瘦和沉默,裕子心里虽然难受,却也无计可施。


春假就快到了,当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春节做准备时,太一依旧如同往常,去上学,上补习班,然后学到深夜,仿佛节日的喜庆根本无法感染到他。


在一次晚饭过后,裕子忧心忡忡地洗着盘子,一边想着太一的事情。


“妈。”


太一的声音突然想起,裕子一个不小心,把手中的盘子摔在地上。


她刚想去拿簸箕来收拾,太一就把她拉到厨房外,然后说:“我来吧。”


裕子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太一收拾着地上的碎片,本来想说一句“别伤到手”,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,她似乎才有机会能认真地打量着太一,他已经长得那么高,肩宽腿长,眉眼也有了一些介于大人和少年之间的棱角,似乎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,让他的脸颊有些下陷,颧骨微微突出来,他专注地清扫,眉毛有些皱,却又那么认真。


裕子突然觉得太一似乎在一夜之间便长大了,而仿佛昨天他还是那个因为不会骑脚踏车而摔倒的孩子。


太一收拾完碎片后直起身来,裕子重新到水池边刷碗,问他:“你刚才叫我什么事?”


“啊,放春假我想出去玩几天。”


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大概是春节前吧,一放假就去,大概是去札幌。”


“去多久?”裕子问着,又拿起一块干净的抹布。


“大概三天,很快就回来。”


“三天会不会太短了?”


“不会,我们就去看看雪,毕竟快考试了,放假也不能松懈。”


太一说了这话后又笑了,好像和裕子说这样的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
“你们?你和谁啊?”裕子随口问了一句。


太一突然沉默了,裕子抬眼看了他一下,然后也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
“和大和。”太一最终说道。


这下换裕子沉默了,她不再说话,而是专心地收拾着厨房,把盘子和碗筷整齐地放起来,然后擦起来操作台。


太一似乎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他站着等了一会儿,看裕子还是没说什么,便有些失望地回到屋子。


回到屋子里,太一翻开了卷子,开始一道一道做起来,如同往常一样。


过了一会儿,他听见有敲门的声音,然后是裕子探进头来。


“妈,怎么了?”


裕子端着一杯牛奶进来,放到了桌子上,他看着太一被卷子铺满的书桌,然后说:“太一,妈妈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
太一看着她。


“我不让你去札幌,你会不会怪我。”


太一没想到是这样的问题,他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有一点吧。”说完这句话他低下头,“你也有你自己的理由。”


裕子笑了一下,然后说:“学习累吗?”


“还行,有时候觉得特别累,习惯了也还好。”


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”裕子走到门口,“早点睡吧。”


“知道啦。”太一说。


裕子走后,太一又埋在题海里做题。过了一会儿,又有敲门声传来,太一转过身去,看到依旧是裕子,只是她的手里多了两件棉衣,她似乎是有些无奈地走过来,问他:“去札幌的话,多穿点比较好,你想带哪一件?”


 



放假的第一天,太一就和大和坐上了去札幌的新干线。


从御台场到札幌要换乘几次,一开始太一还在车上和大和喋喋不休地说着话,后来便是沉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,最后终于禁不住困意沉沉睡去。


大和知道他最近学习辛苦,扶着太一的肩膀,给他调整了个姿势,然后望着窗外,仿佛在想什么,景色在他的瞳孔中飞快掠过。


太一的呼吸就在他的耳边响起,一呼一吸好像吹在他的心里,从东京到北海道,之间的景色不停地变换,因为车内空调的原因,感受不到温度的变化,不过当可以看到外面的雪景的时候,他的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
在这个地方,谁都不认识他们,他们也无需去对抗外来的压力。


于是当列车报站的时候,他轻轻推醒太一,太一一下子醒过来,擦掉了嘴角的口水,然后发现大和的肩膀已经有一小块湿了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:“抱歉啦,大和。”


大和笑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右胳膊整条都麻了,于是他活动了一下,然后对太一说:“穿上棉衣,别感冒了。”


当两个人的脚真正地踩到雪地上的时候,太一不由得发出一声欢呼。


整片天地都是白色的,被雪覆盖着,空气中有着凛冽而又清爽的味道,偶尔吹过风,刮在脸上,有一点点疼,如果大口大口地呼吸,喉咙就会有些痒,于是只能让冰冷的气体顺着气管慢慢地进入肺部。御台场的冬天总是湿润的,不乏深深重重的绿色树木,而现在,满目望去只有白色,这让两个少年都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
因为没有提前预订酒店,两个人就近找了一家民宿住下来,老板是个和蔼的大叔,穿着厚厚的棉衣冲他们亲切地笑,老板娘是个热情的女人,捧来了热汤给他们喝,告诉了他们住宿的一些事宜,然后把钥匙给了他们。


太一似乎是有些累了,坐车坐得疲惫,他放下背包后便躺倒在床上,似乎又想睡一觉,大和一边收拾着他们的物品,一边走过去问他:“明天想去哪?”


“去有雪的地方,随便哪里都好。”太一掩饰不了语气中的兴奋。


“这儿到处都是雪啊。”大和笑着说。


“哪都好啦,只要有你陪着。”


“我不是一直在吗。”


大和说完这句话,太一突然不笑了。


“大和,你说为什么只有北海道有雪呢?”


“因为它纬度高。”


“为什么在御台场,就不能有雪呢?”


大和也不说话了。


“御台场没有雪,不是因为不下雪,而是一下雪,雪就化了。”


大和轻轻握住太一的手说:“再厚的积雪都会融化的,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”


太一躺在床上看着大和,然后手臂突然用力一拉,大和一个不稳摔倒在床上,他们两个的脸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。


太一有些难过地看着他,大和很少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,可是他又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也同样的地无能为力,于是他只好伸出手,抱住太一,太一也拥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,两个人长久地保持这个姿势,一动不动。


外面又飘起了雪花,尚未融化的雪地上又积起了雪,变得越来越厚,两个少年在民宿中安静地拥抱,悲伤并且不发一语。


 


清晨大和醒来的时候,把窗帘掀开一角,看见远处的朝阳刚刚升起,天空像是蒙了一层乳白的雾,有大块的云,朝阳把云的边缘映成红色,除此之外,天地一片雪白。


大和起身的动作也掀开了被子,熟睡中的太一似乎是有些冷,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,嘟囔着叫大和的名字。大和看他醒了,把窗帘放下,用被子把太一重新裹住,然后说:“你继续睡,还早呢。”


太一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扭了两下身子,又睡了过去,大和环住他的肩膀,也重新闭上眼睛。


两个人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。明亮的阳光被窗帘挡在外面,太一一边刷牙一边拉开了窗帘,他对着窗外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。


二人在民宿旁边的小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,然后便出了门,老板娘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。


道路上的积雪有大半还没清扫干净,太一跑到路边对大和说:“大和,我们来打雪仗吧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大和话音未落,迎面便飞来一个雪球,他身子一侧,雪球砸到了他身后的一辆面包车上,车立刻发出了尖锐的报警声。


太一一副恶作剧成功的表情看着大和,手中还握着另一个未抛出的雪球,大和索性也团了一个雪球,向太一扔去,两个人互相打着,身上和头发上沾满了雪,后来玩的兴起,太一一下子扑倒大和,两个人在雪中打来打去,谁也不甘落了下风。


玩累了之后,太一四肢摊开,躺在雪地上,大口地喘气,喘着喘着又剧烈咳了起来,大和看见了凑过去,用冰凉而又湿润的手指捂住他的嘴:“慢点呼吸,这里的空气太冷了。”


太一又咳了两下,终于缓过来些,大和隔着棉衣给他抚背,他的右手还捂在太一的嘴上,太一的头发上沾了雪,在刚才的打闹中变得乱糟糟的,大和凑近他的脸,问他:“好点了吗?”


太一盯着大和,他的眼睛格外的亮,像是有未消融的冰雪映出的光,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快,说不清是因为刚才的跑动还是因为别的,大和也看着他,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冰凉的湖水,他听着太一的呼吸,感受到热而湿润的气息冲撞在自己手指上,他觉得他们好像能听到彼此的心跳,正在逐渐趋为一个频率,然后他轻轻抬起了右手,凑下去吻了太一。


这是一个冰冷而单调的吻,里面只有雪的温度和气息,风从他们的鼻息中穿过,他们看着彼此,然后几乎同时,又闭上了眼睛。


这个吻持续了很久,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,大和索性一翻身,也躺到了太一身边,他们的呼吸在空中化成白雾,然后消失。


“大和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就是出国啊。”太一翻了个身,侧躺在雪地里。


大和也像他一样翻了个身,看着他:“我不出国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不出国了。”大和平静地说。


“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?”


“说什么?”


太一一下子坐起来:“我不是说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事吗?”


“对啊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不出国?”


“就是你的那番话才让我决定留下来的。”


“为什么?你不喜欢出国留学?”


“喜欢啊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不去。”


大和也坐起来,他把手抚上太一的脸,刚才上面沾了雪,现在已经化了,只留下一片水渍,大和把那片水渍轻轻抹去,温柔地说:“因为我发现,在我的所有喜欢里面,你是最喜欢。”


 



从札幌回来,没过几天就过年了。


过完年后的一段时间,家里都洋溢着喜庆和睦的氛围,如同年前的那些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过。而过完年后不久,就是卒业考试,所以太一忙完了过年那几天后,又立刻投入学习中去。


父亲八神进和母亲八神裕子看见他这么用功,也只好为他默默地加油。


裕子每天都会给太一端来牛奶,然后在他的旁边坐一会儿,什么都不说。


八神进每天出门前,都会用力地拍一拍太一的肩膀,对他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,然后去上班。


小光时常会来他的屋里坐坐,和他聊一些学校里发生的事情。


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,转眼就到了考试的前一天。


 


太一晚上收拾好了一切,和小光在客厅一起看了会儿电视,然后回到屋子里。太一随便地翻了翻书,然后又看了看摞在地上的卷子,最初的那几摞上面已经有一层浮灰,课本歪歪斜斜地放在隔层上,边角已经卷起来了,看起来是被翻阅很多次的模样。


太一此时突然有点想念大和,明天他们两个都要考试,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,于是他打算借小光的手机给大和发个短信。


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裕子推门进来了。


“你要干什么?”裕子问。


太一只好坐回椅子上去:“没什么。”


“去借小光的手机?”裕子这么说着,把牛奶放到太一的桌子上。


太一想辩解几句,不过他最终选择沉默。


“能和你谈谈吗,太一。”裕子温柔地问。


“什么?”太一好像对她这种语气有些不知所措。


裕子想了一下说:“明天考试的时候,别紧张,好好发挥,你最近这么努力,新年求的签也是大吉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裕子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她抬头环顾了一下房间,突然看见太一的书架上摆着一个相框,相框里的照片里是太一抱着小光照的,两个人坐在沙堆上,旁边是未成形的城堡,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,两个孩子都在大笑。


裕子走过去拿起相框,她看着照片中的孩子,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,她轻轻抚摸着照片,她翻过相片的时候,忽然发现背面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,上面写着:“哥哥,对不起。”


“这是小光写的?”


“嗯,”太一说,“上次生病之后,偷偷塞到我课本里的,她一直对把球踢歪了很抱歉。”


裕子想起来那次小光生病的情形,心里突然有些复杂。


“太一,你是个好哥哥。”


太一笑了一下:“哪有啦,我也没做什么。”


“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都不在家,你为了照顾小光,只好放弃去看一场你期待了很久的足球赛,当时你都快哭了,不过看见小光之后,又装作很开心的样子。”


太一有点不好意思:“也没到快哭了的程度吧。”


裕子理解地笑了笑,抬手摸了摸太一的头:“当然有了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可怜兮兮地问我和你爸爸,是不是一定要去工作。”


太一搔了搔头:“那时候还小嘛。”


“那时你还会抱着我们的腿,想要商店里的组合玩具,如果不给你买的话,你就会不高兴一会儿,不过很快就好了,你爸爸还总带着你去楼下的公园踢足球,回来的时候总是弄得脏兮兮的,有时候你摔倒了,膝盖上流着血,你还会特别自豪地告诉我你不疼,让我又生气又欣慰。”


太一笑了几声。


“在我的记忆里,你好像一直是这样的,心思很少可是又很善良,有一些男孩子的倔强,还有幼稚的逞强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再也不会因为不买玩具而不高兴,有了不开心的事情,你会在我们面前装作和往常一样,就算受了伤,也会尽量不告诉我们。”


太一看了一眼裕子,然后说:“本来就没什么,只会让你们担心罢了。”


听了这句话后,裕子的神色变得格外温柔,她轻声说:“是啊,你已经长大了,真正变成了一个男子汉了——太一,你知道吗,其实爸爸妈妈,还有小光,都不在乎你是什么样的,因为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爱着你,但是正因为爱你,才不想让你吃苦,也不想让你在困难的道路上走下去。的确,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都不应该干预你,你爸爸和我说‘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就让他去吧,我们也管不了不是吗’,小光也找我聊过天,她一向很聪明,她劝了我很多,告诉我你也很不容易……我也知道这些,可是我只是,我只是,还是有些无法接受。”


太一轻轻说:“我知道。”


“可是,”裕子深吸一口气,“这次的话,妈妈愿意尊重你的选择,无论你的抉择是如何,我都不会阻挠你的。从你把小光护在身后,到现在你的沉默,或许你早就选择了你的人生。所以我在想,为什么我一定要阻止你的选择,而不能保护一下你呢。”


“你们一直都在保护我。”太一说。


“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,”裕子说,“可是我现在才发现,我们一直也被你保护着。”


太一心头一动。


“所以啊,”裕子说,“这件事情,就让它从今天结束吧,你只要知道,我们一直爱着你并且支持你就够了。”


听到这句话,太一鼻子一酸,眼眶也有些红了,他看着裕子说:“谢谢你,妈妈。”


裕子的眼中也有泪光,她拍了拍太一的肩膀。


“那,如果你愿意的话,能跟我说说大和吗?”


太一吃惊地抬起头,看着裕子。


“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。”


“你不是知道吗,我们小学就认识了,我还总和你说他,以前。”


“那就说些我不知道的?”


太一想了一会儿:“大和他……不太爱说话,至少别人都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我觉得还好吧,有时候他的话也挺多的,超啰嗦,他会吹口琴,最擅长的大概是run with the wind,他总吹这个给我听,很擅长料理,做的便当很棒。”


“他会做料理?”


“嗯,”太一有点不好意思,“有一段时间我的便当都是他给我带的。”


“这样啊,那他对你一定很好吧。”


太一点点头。


“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吗?”


“诶?他喜欢吃茶泡饭,还有烤明太子,味增汤好像也可以,”太一说,“有一次我做了超多蛋包饭,他全都吃了,不过我觉得他也并不一定喜欢。”


“这样啊,那火锅呢?”


“火锅还好吧,我们一起吃过几次,妈你干嘛突然问这个?”


裕子笑了笑:“没什么,只是如果要请别人来做客的话,总要稍微了解一些吧。”


 



太一家招呼大和的是一顿火锅。


火锅热腾腾的飘着白气,吃起来便增添了热闹和欢快的气氛,八神夫妇笑着问大和一些简单的问题,大和一边回答,一边用眼角看着太一,太一辣得脸红红的时候,他把自己的水递了过去。


总之这是一顿还算完美的家宴,用太一的话说,八神夫妇对大和“展示出了一百二十分的热情”,当时他们刚吃完饭,太一和大和坐在沙发上,太一看着大和还是有些紧张地模样,于是出言安慰他。


大和长吁了一口气,然后说:“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紧张。”


“说不定我爸妈比你还紧张呢。”太一说,“喝水吗?”


“嗯,也行。”


于是太一给大和倒了杯水递给他。


两个人手指相触的时候,太一顿了一下。


“怎么了?”大和问。


“没什么。”太一说,“只是感觉好像换过来似的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你懒,要喝水从来不自己倒,每次拿也只会拿碳酸饮料。”


“可是白水真的没什么味道诶。”


“那就给你加点蜂蜜?”


“太甜了吧。”


“那再加点柠檬?”


太一笑了:“听起来好像女孩子喝的美容茶啊。”


这时裕子端过来一盘水果放在两个人面前的茶几上,然后他绕到大和身边坐下,太一感到大和的身子立刻紧绷了,他不由得觉得有点好笑,为了掩饰自己的笑意,他叉起一块苹果放到嘴里。


“大和,你今天要回家吗?要不然就住下来吧。”裕子说。


大和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旁边的太一发出剧烈的咳嗽,他转过头看去的时候,发现太一痛苦地弯着身子,脸涨得通红。他连忙帮他拍背,然后等太一缓过来后,把手中的水递给他。


“慢点喝,别又呛到了。”


太一喝下几口水后,有些埋怨地看了裕子一下: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
裕子不明所以地问:“怎么啦?”


大和看着太一笑了笑说:“不了伯母,今晚我爸在家,我回去住。”


裕子笑了笑说:“这样啊,那下次来住吧。”


“妈——”太一又说。


“好好好,那我不说了。”裕子这么说着,站起来去了厨房。


后来一家人又在一起聊了会儿天,然后大和起身准备告辞,说下次再来拜访。


太一说要去送大和,打开防盗门,穿上鞋子,对大和说:“我在楼下等你。”然后便下楼了。


大和站在门口,再三感谢了八神家的款待,然后裕子走上来给他整理了一下外套的领子,然后说:“大和,作为太一的妈妈,我只希望你们都好好的,路可能会有些难,你们应该比我还要清楚。”


大和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伯母。”


裕子冲他笑了一下,然后小光走过来,递给他一条围巾:“帮我把这条围巾给哥哥,外面还是挺冷的。”


大和接过围巾。


八神进向大和走过来,他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说:“帮我谢谢你爸爸。”


“我爸爸?”大和十分诧异。


“是啊,关于这件事,我本来是不太同意的,有一次和你爸爸通了电话,是他当时劝了劝我,才让我想通。”


“你是说,我爸爸他……知道这件事?”大和觉得自己简直不敢相信。


“是啊,”八神进有些奇怪,“不是你告诉他的吗?”


大和想了一会儿说:“我会和他说的,谢谢您了。”然后他鞠了一躬,便下楼了。


 


到了楼下的时候,大和看见太一站在路灯下,一阵风吹过,他缩了缩脖子,抬头看见大和,太一朝他挥了挥手:“大和!”


大和突然想起那个午后,太一坐在树下冲他招手,笑着叫他的名字,他说“哟!大和!”阳光从树荫的缝隙中照到他的身上,大和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
太一站在路灯下,周身围绕着灯光,然后他向大和走过来,大和向前走了两步,一把抱住他,太一也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,他们两个相拥了几十秒,然后分开。


“大和,”太一叫他的名字,“我今天真开心。”


“我也是,太一,特别开心。”


 



大和回到家的时候,石田裕明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客厅没有开灯,电视里播放着足球赛。


大和走过去关掉电视,石田裕明一下子惊醒,在黑暗中看清大和的脸,才说:“臭小子,怎么这时候才回来。”


大和打开客厅的灯:“我今天去太一家吃饭了。”


“喔。”石田裕明点燃一支烟。


“太一他爸爸让我谢谢你。”


石田裕明吸着烟,并没有答话,过了一会儿他说:“他们对你的印象挺好?”


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大和问。


“上次我凌晨回家取东西,看见你俩抱着对方睡,当时我还想是不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。”


大石想了一下,就是太一来他们家睡的那天。


“那你……”大和想说点什么,他向问他生不生气,又想问他最后是怎么接受他们在一起的,但是最终他只是说:“谢谢你,爸爸。”


石田裕明抬眼看了他一下:“你为了那小子都不去法国了,算了算了。”他继续说,“快给我做点吃的,饿死我了。”


大和只好走到厨房,打开天然气,从冰箱里取出几个鸡蛋,当他把第二个鸡蛋打到碗里的时候,手机发出了简讯提示音。


看到手机屏幕上“太一”两个字,他有些恍惚,然后点开。


“外面下雪了。”


大和走到窗子旁边,向外面看去,细小的雪花在灯光的映照下打着旋向下飘,这时手机又响了两声,是两条短信。


“是今年的初雪。”


“可惜马上就要化了。”


大和又想起札幌那个凛冽的雪天,他轻轻笑了一下,回复了太一的短信。


“雪总会化的。”


 


——FIN——





《初雪化了》/和太

姜瑜:

大概是两年前写的吧,打算有时间修一遍。


在那之前,依旧是情深义重,拙劣文笔。谢谢喜欢。





石田大和拎着两人份的便当还有保温水壶走在校园里,小路两旁的树,因为秋日的到来,叶子已经隐隐透出了红或黄的颜色。中午的阳光带着让人舒服的温度,穿过层层叠叠的叶片,在石板地上打下斑驳的光。身边偶尔经过学生,有的是神色匆匆,正在为明年的卒业考试而担忧,还有一些如同往常一样笑着的男男女女,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未来会怎样。


他的表情是如同往常的沉静,阳光在他的脸上不停切换,直到他快走到一个长椅前,看到那上面坐着的人,轻轻笑了。


“哟!大和!”太一坐在长椅上向他挥手,脸上挂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。


大和快走了几步到太一面前,然后把手中的便当递给他,自己也坐下。


“谢啦,”太一接过便当,“饮料呢?”


大和打开便当的盖子说:“没买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以后只能喝这个。”大和举起来手中的保温水壶。


“那里面装的什么?不会是你调配的特殊饮料吧?我先说好,我才不要喝奇奇怪怪的……”


“不是,”大和还没等他说完,笑着说,“是白水。”


“诶?”


“已经秋天了,”大和看了看穿着短袖的太一,“你也别总穿这么少了。”


“知道啦,”太一随意地答着,打开便当,“今天是豌豆和肉丸子啊,还有蛋卷?好丰盛啊。”


“嗯,你昨天不是说蛋卷还不错吗,就又做了。”


“辛苦啦,不过做这些很费时间吧。”


“早起一会儿就可以了。”


太一耸耸肩:“所以我说吃食堂嘛,毕竟现在学习也挺紧的。”


大和说:“没关系的。”


“诶——”太一发出语义不明的长长语调,然后便不说话了,低下头专注地吃起饭来。


大和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:“对了,我爸今晚不在,你要不要来我家?”


“啊,好啊,”太一抬头看大和,嘴角粘着一个米粒,一边咀嚼一边含含糊糊地说:“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,和他们说一下。”太一说着去摸自己的口袋,大和抬手帮他抹了一下嘴角。


“奇怪?应该就在这儿啊……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手机不见了。”


“是不是放在书包里了?”


“应该没有啊,”太一仔细地回想着,然后突然说,“啊,今天早晨我给放在书桌上了,那把你的借给我一下吧,我打给我妈。”


大和掏出手机给他,太一迅速地打给母亲八神裕子,裕子很快就同意了,同时嘱咐太一不要忘记去补习班。


“你补习完我去接你?”太一挂了电话后,大和问他。


“如果不下雨就不用啦,我自己走过去就可以。”


“补习辛苦吗?”


“还好,因为想努力一些,所以辛苦也没什么。”


“那放学我们去吃饭,然后等你补完习我再给你做点宵夜?”


“好。”


 


“啊——”太一趴在桌子上无力地叫了一声,“英语好难啊,补习班的小林老师还真是残忍耶,让我们做这么多卷子。”


大和走过来,把天妇罗和酱汁放在他的面前,解下围裙搭到椅背上: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
太一闷闷地应了一声,然后拿起筷子,大和拿过他的卷子看了看,然后走到他旁边说:“这道题应该选B吧。”


太一于是把头偏过去,一边吃着天妇罗一边听大和给他讲题。


“大概就是这样了,这种题型也蛮常见的。”大和说完,就着太一的手,把他刚夹起来的天妇罗放到嘴里。


“你的头脑很棒诶。”太一由衷地称赞。


“只不过之前练习过这种类型的题罢了。”


“这样啊,”太一若有所思地说,“对了,你打算考哪个大学?”


“之前想过考国立音乐大学,最后还是决定一桥大学。”


“那还挺难的。”


“嗯,考上的概率不是很高。”大和说到这儿,突然有些踌躇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大和想了一会儿,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,然后说:“所以我妈说,如果我愿意的话,她想送我去法国读书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太一愣了一秒钟,然后迅速地说道。


接下来两个人十分默契地都没有说话,太一把玩着手中的筷子,夹起盘子里的天妇罗,把它立在盘子的边缘,然后天妇罗倒下,他又立,天妇罗又倒。大和捧着水杯站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“那挺好的啊,出国什么的。”


“是不错。”大和说,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可能也没那么好。”


太一突然笑了,站起来拍了一下大和的后背:“怎么会,肯定很棒的。”


“其实我……”


“我想考九州大学。”太一打断他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大和只好说:“努力的话就可以吧。”


“我也这么觉得,”太一咧开嘴笑了,他伸了个懒腰坐下,“所以说啊,虽然英语这么讨厌,不过有什么办法呢?”


说完这些,太一拿起了笔,继续埋头在卷子中,大和看了看他,也从书包里抽出习题,坐在他旁边做了起来。偶尔太一有不会的问题,就会问他,然后他再给他讲解。


时间一点点过去,盘子里的天妇罗有些凉了。


 


“哈——”太一打着哈欠爬到床上。


大和也在床边坐下,他看了一眼闹钟:“挺晚了,明天还要上课,我去给你找一套睡衣,快睡吧。”


“不用啦,我这么睡就行。”


“明天衬衫会皱的。”


“那我把衬衫脱了就好了。”太一说着迅速脱下衬衫,然后丢到地上。


大和拿着睡衣走过来,捡起地上的衬衫挂起来:“室内有点冷,容易感冒。”


太一在他说话的时候,已经钻到了被窝里,露出毛茸茸的脑袋看着他,一脸“你能把我怎么样”的表情。


大和有些无奈地叹气,只好也上了床。


“冷的话就和我说。”大和说着,关掉了床头灯。


室内陷入黑暗,透过窗帘可以看见城市里的寥寥灯光,想来也是一些晚归的人或者学生。大和听见身边人的呼吸,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。


“大和。”太一叫他。


“嗯?”


“有点冷。”


“都叫你穿睡衣了。”大和说着坐起身来。


太一在黑暗中抓住他的手腕,大和感受到他温热的掌心。


“我不穿,”太一说,“但是有点冷。”


大和只好又躺回去,把自己的被子搭在太一的被子上面,然后把太一拉到怀中,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缩近了,在黑暗中看不见对方的脸,但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,他们把彼此的气息吸进去,又吐出来,缠绕在一起分不清楚。


“睡觉。”大和说。


“晚安。”


 



次日,阴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太一关上家里的门,看见父亲和母亲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问道:“小光呢?”


“她去同学家玩了,晚点我去接她。”父亲八神进站起来,对太一说:“我们先吃饭吧。”


“太一。”裕子突然叫他,语气严肃。


八神进皱了皱眉看她。


“啊?”太一应了一声,然后他才觉得气氛有点不对,裕子坐在沙发上低着头,看不见表情,然后太一就突然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自己的手机,心里咯噔了一下,不过他还是问:“怎么了?妈。”


八神裕子抬起头,眼眶红红的,八神进好像还想说什么,终于叹了一口气,不发一语。


八神裕子侧过身子看太一:“太一,你跟大和……”


太一像是知道她会这么问,心里还是突地一跳,他沉默了一会儿,平静地问:“你们翻我的手机了?”


裕子突然站起来,快步走到太一面前,她把双手搭在太一的肩上,盯着他说:“太一,你不可以这样,明白吗?妈妈不准你这样……”


“可是妈……”


“不行,”裕子悲伤地打断他,“不管怎么说都不行,你们以后不要联系了,这是不好的,也是不对的……你懂吗?太一,你不可以这样,你怎么可以这样呢……”


话语到了最后,声音渐渐低了下去,裕子仿佛不知道该如何说,才能劝说她的儿子,她只能不断重复着最后的问题,只是不知道是在问谁。


太一感到双肩上的手在拼命克制着颤抖,他低下头,看见母亲平时温和的眉眼,现在只透出心碎和痛苦,让她本来不太明显的眼纹显得如此深刻。然而她还是在尽力忍住自己的悲伤,想用温柔的话语让太一明白自己的错误。


太一只觉得鼻子一酸,本来想为自己辩解的话,在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,他只好轻轻抬手,拍着裕子的后背,然后说:“妈……”


裕子听了太一的这一声后,缓缓抬起头,她看着太一,然后后退了几步,太一觉得她依然悲伤的神色中多了一种陌生,仿佛是在看一个从不认识的人。


想到这儿,他的心抽痛了一下。


这时八神进站起来,把手搭在裕子的肩上。


“先吃饭吧。”他说。


饭桌上三人沉默,只有筷子和盘子偶尔碰撞发出的声音,太一慢慢地吃着饭,觉得脑子里有些混乱。裕子已经比刚才平静很多,眼眶依然红着,头发有些乱。太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既希望这顿饭早点结束,又希望现在就和他们谈谈,让他们理解自己的想法。


“太一。”八神进出声叫了他的名字。


太一心头一跳,低头应了一声。


八神进继续说:“你明年就高考了,怎么说也该以学习为重,恋爱……应该暂时放到一边。”


太一还没回答,裕子接过话来:“何止是恋爱,如果是女孩子就算了,偏偏又……”说到这儿她叹了口气:“无论如何,太一,这次听妈妈的话吧,别再继续下去了。”


太一轻声但是坚定地说:“不。”


“不行!”裕子突然提高了声音,“太一,我们什么时候要求你去做事?只有这件事不可以,没有商量的余地,你的手机最近也不要用了。”


太一突然觉得有些烦躁,他很想站起来说些什么,告诉他们自己有自己的选择,可是他看着这两个人,经常温柔地笑着的母亲皱着眉头,而一向幽默的父亲也表情严肃地沉默,他最终选择低下头吃饭。


餐桌上又陷入尴尬的沉默。


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,太一赶忙跑过去接电话。


挂了电话后,他对父母说:“小光打来的,我去接她。”然后就匆匆忙忙地穿上鞋,出了门,假装听不到室内传来的叹息。


 


小光下楼后看见太一站在路灯下,他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衬衫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“哥哥。”


太一听见后,立刻抬起头冲小光笑了一下,然后向她走过去:“聚会怎么样?”


“还不错。”小光说,“不过哥哥你穿这么少没关系吗?”


“走的有点着急,忘穿外套了。”


“哥哥你也真是的,”小光抱怨道,“你们现在学习这么紧张,别生病了才好。”


“知道啦,”太一说,“你不是也要上高中了吗,别太辛苦了。”


“怎么会,”小光笑着说,“你太担心啦。”


太一又冲小光笑了一下,抬起头看着天空,夜色深沉,看不到星星。


“哥哥?”


“嗯?”


小光好像觉察出不对劲:“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
“没啦。”太一说。


“这样啊。”


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路,快到家里楼下的时候,太一突然说:“我和爸妈发生了点矛盾。”


“诶?为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啦,他们不太同意我的选择,挺生气的,所以算是吵了一架,不过你不用担心,一会儿回去的时候你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。”


小光答应了一声,太一便说:“走吧。”


“是因为你和大和的事吗?”小光突然问。


太一登时愣住了,他看着小光,。


小光看着太一的样子,轻轻笑了:“哥哥你真是的,这有什么。”
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太一向小光走了几步,惊讶地看着她。


“看出来的呀。”小光自然地回答,“你也不用那么紧张啦。”


“那,小光,你怎么看?你觉得我是不是,不太对?”


小光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与其说是不对,不如说是少见吧。但是少见也不一定就是错的。”


太一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。


“爸妈知道了?他们怎么说?”


“还能怎么说,爸还好一些,妈简直超生气,把我的手机给没收了。”


“生气也是正常的,”小光安慰道,“放心吧哥哥,他们会接受的。”


太一露出欣慰的表情,又有点苦涩,他摸了摸妹妹的头,然后说:“你知道就知道,一会儿回去就像平常一样就好,行吗?”


“知道了。”小光乖巧地点头,然后和太一一起走进公寓内。


回到家后父母果然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,和小光随便地聊着天,像平常一样,太一在旁边沉默,小光也如同毫无察觉似的,和父母聊天过后,说了一句“那我先回屋子了”,然后就回去了,进屋之前,她在背对着父母的地方,偷偷冲太一笑了一下,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。


太一还没来得及反应,余光看见父母坐在客厅,便说“我也回屋了”,裕子还在洗着盘子,没有回答他,坐在沙发上的八神进也没什么反应,太一只好回到屋内。


太一把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,脸朝下埋在被子里,想着从昨天开始,发生的一切好像都只是个梦,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,而母亲悲伤的声音和父亲的沉默又那么清晰地刻在他的脑海里,他又想起了大和,想到他说要出国去留学,想到了过去的种种。


想着这些事,太一模模糊糊地睡着了,睡到半夜的时候,他突然惊醒,觉得脑子很沉,晕晕乎乎的,身体又有些热,他掀开被子站起来,打算去客厅倒杯水喝。


他的手触到门把手的一刹那,突然听见一声极其低的啜泣声,然后是说话的声音,他轻轻旋开门把手,透过门缝,看见父母坐在沙发上,裕子在八神进怀中哭泣,八神进拍着她的肩膀,低声安慰。


“这可怎么办啊……他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
“放心吧,太一已经长了。”
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


到后来,就只剩下幽幽的抽泣声回响在屋内,裕子极力地压低声音,太一知道她怕把小光吵醒,不想让小光知道这件事。太一觉得他眼前有些模糊,裕子不断耸动的肩膀,还有那几不可闻的哭泣的声音,让他如同坠入一个深沉而又阴暗的梦境,他奋力挣扎,却徒劳无果,他被这种声音这种景象紧紧抓住,无法挣脱。


后来或许是累了,裕子的声音渐渐转小,八神进看妻子有些疲惫,便把她送到卧室里去休息,然后他又回到客厅,站在窗子前,点燃了一支烟。他看着外面的夜色,陷入了沉思。当他将烟蒂扔到垃圾箱里然后转身打算回到卧室的时候,就看见太一站在房间门口,神色难过地看着他。


太一看见父亲向他走过来,在漆黑的屋子中他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他突然想到小时候两个人一起踢足球的场景,八神进把他举到高空中,那时候他觉得又害怕又刺激,大声地笑着。


然后他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爸。”


八神进似乎也有许多话想说,但是他走过来,拍了拍太一的肩膀,然后回到了卧室。


他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
 



八神太一病倒了。


早晨裕子推开太一的房门,看见他躺在床上,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绯红。


太一本来也不是真睡着,只不过脑子有些混沌,感到有人进来,便睁开眼睛:“妈?”


裕子没说话,弯下腰摸他的头,然后便转身出去拿来了家庭药箱和水,太一乖乖吃过药后又重新躺回去,只露出一个脑袋:“妈,我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
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裕子听了,把太一的被角给他掖紧,然后说:“你在家休息一天吧,我给老师请假。”


“嗯。”太一说。


请了假后,裕子又到太一的房间叮嘱他什么时候吃什么药,然后再三确认他一个人在家没问题之后,才不放心地去上班。


“太一怎么样?”八神进问。


“应该是感冒吧,昨天跑出去穿的那么少。”


“平时穿得更少也没见他生病。”


裕子不说话,明白了八神进的意思。


八神进压低了声音,说:“你也别逼他太紧,这个年纪的孩子,都挺敏感的。


裕子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大声说:“小光,你还不去上学吗?”


“妈妈,你和爸爸先走吧,我还要等一会儿。”


“知道了,别迟到了。”八神夫妻走到门口,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
防盗门被关上,客厅恢复寂静,过了一会儿小光走到太一的屋子里,然后又出来,背上书包出门了,走之前轻声说了一句:“我去上学了,哥哥。”


太一吃过药后又昏昏沉沉地睡了几个小时,醒来的时候觉得已经舒服多了,他用手摸摸额头,上面有一层薄汗,凉凉的。


他翻了个身,看见床头上放着一个粉色的手机,下面压着一张纸条。


“哥哥,手机借给你用,别被爸妈发现了哦。早日康复。加油!”


太一拿着纸条笑了,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想到现在应该是课间,于是他拨通了大和的号码。


电话通了一声后就立刻接听了,大和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,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感觉。


“……太一?”


“是我。”太一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哑了,于是清了清嗓子。


“你怎么样了?“


太一觉得他甚至能想象到大和的脸,欣喜中又有一些担忧,太一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。


“我生病了,所以今天不去学校了。”


大和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昨天小光托阿岳告诉我了。”


“全部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“你怎么样了?”


“烧应该已经退了,我还没量,嗓子有点哑,你也能听出来,作业都没写,今天的补习班也不能去了,又有好多习题要补,我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,有点想你。”


“那你就多喝水,最好是温水,不能吃凉的,多睡觉,别再瞎跑出去,在屋子里的时候多穿点,习题不会的以后我教你,我现在在走廊,有点吵,我也想你。”


“嗯。”


然后就是沉默的十几秒。


“怎么办啊。”太一叹了口气,突然说。


大和似乎是笑了笑,然后很诚实地说:“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”


太一就笑了,然后他说:“就不应该把手机落在家啊,我爸妈平时也不会动我的东西,不知道昨天怎么了。”


大和静静地听,然后说:“没关系的,太一。”


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。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“我知道你知道。”这次的笑意十分明显。


太一也笑了:“当然没关系啦,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


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上课铃声,太一说:“你先回去吧,明天我估计就能上课了。”


“好。”大和说,“那我挂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怎么还不挂?”


“你先挂吧。”


“不用,你挂吧。”


然后又是一阵沉默,两个人同时笑出了声音,太一说:“我们是笨蛋吗?不管了,我挂了,快去上课吧。”然后他飞速摁掉了电话。


 


中午裕子从公司回来,太一把小光的手机塞到枕头下面。


裕子进来摸了摸太一的额头,又用体温计给他量了一下:“还有点低烧。”


“我觉得已经好多了。”


“饿不饿?”她问。


“有点。”太一摸着肚子说。


裕子中午做了两个炒菜和一个汤,都偏清淡,不过也是太一平时爱吃的菜。裕子看太一食欲不错地吃着饭,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。


“吃完饭再吃点药,然后去躺着,晚上的补习也请假吧。”这么说着,她转身又给太一盛了一碗饭。


“吃不了吧。”


“能吃多少就吃多少。”


太一乖乖应了一声,然后安静地继续吃饭。


“太一。”裕子温柔地开口。


太一想她肯定要和自己好好谈一谈这件事了,他还没想好具体怎么和母亲解释,不过总有一天要面对这件事,只是时间早晚的事。于是他也放下筷子,看向裕子。


裕子看了他很久,然后说:“晚上想吃关东煮吗?”


 



太一病愈之后,似乎前一天的事情都被大家很有默契地忘记了,一切又恢复到往常的状态,只不过太一的手机依旧被裕子没收着。


一天晚饭过后,嘉儿和八神进坐在沙发上看搞笑节目,裕子在厨房洗碗筷。这时电话铃响了,刚好从屋子里出来的太一接了电话。


对方似乎就是打给太一的,两人聊了挺长时间,最后太一笑着说:“那就这样吧,明天见,拜拜。”


小光坐在沙发上,发现在打电话的过程中,裕子和八神进在不停地给对方使眼色,两个人脸上都露出有些复杂的神色,然而当太一挂了电话后,他们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小光看到这一幕,禁不住笑起来。


“什么东西这么好笑啊。”倒完水的太一凑过来看了两眼。


“真的很好笑啦。”小光说,“是吧爸爸。”


“啊?是啊,哈哈,哈哈哈。”


“是吗?”太一奇怪地看了看他们,然后转身回屋。


小光看见背着太一又使起眼色的父母,终于忍不住了,就在太一快要关上屋门的时候,她叫住了他。


“哥哥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刚才谁给你打电话了?”


小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裕子和八神进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假装毫不在意地,认真地听着。


“光子郎啊,他说他明天来我们学校找我,好久没见了,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。你问这个干嘛?”


八神夫妇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
“这样啊,没什么,我随便问问。”


“好吧。”太一说,然后进了屋子。


 


“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我爸妈还是挺不放心的。”


中午吃完饭过后,太一和阿和在校园里散步,太一在给大和讲这件事之后,加上了这么一句,他有些无奈地耸耸肩。


大和也觉得有点有趣,笑了一下:“他们担心是正常的,如果是我爸——我简直想象不到他的反应。”


“大和,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找个时间和他们谈谈。”


“如果是我的话,我可能会,不过他们是你的爸妈,我也拿不准。”


“我觉得我妈是不太会同意,她好像对我挺失望的样子。”


大和听他这么说,心里也有些难受:“不会的,他们一直都为你骄傲。”


“对了,你那个出国的事怎么样?”


“还在考虑,不过我妈也在催了,因为提前要办的手续挺多。”


“你不想出国吗?”


“我倒还好,出国之类的,学习,然后可能回国,或者在国外定居,听起来都是不错的选择。”


“那你还犹豫什么?”


太一这样问的时候,大和转过头来看他,然后又转过头去,看着遥远而湛蓝的天,轻声说:“你不是知道吗?”


这下换太一沉默了,他说:“我知道啊,就因为知道,才更要说。”


“我明白。”


“大和,我想让你去做你喜欢的事。”太一说。


大和看着他,太一发现他蓝色的眼睛格外的好看,有一种说不明的温柔神色。然后他笑了,狠狠拍了一下大和的肩膀:“你这家伙,肯定很适合在国外生活。”


大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然后他蓝色的眼睛弯起来,笑了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 


晚上大和回家,发现父亲石田裕明正在客厅里打电话。


石田裕明看见儿子回来,又和对方匆匆说了几句,然后挂掉了电话:“呦,大和,放学了。”


“嗯,”大和回答道,“你今天不加班?”


“今天刚做完一个长篇报道,大家庆祝一下,吃了顿饭就散了。”石田裕明点起一根烟,然后歪到沙发上,“还是家里舒服呀。”


“小心烟灰,上次你就把沙发烧了个洞。”


“哈哈,知道啦知道啦。”石田裕明向大和无所谓地摆摆手。


大和看他的样子,便向屋子里走去。


“对了,你的那个头发那样子的朋友呢?”


“啊?”


“就是那样的,之前你不是带他来玩过吗?”石田裕明坐起来,用手在头上夸张地比量了几下。


“他啊,”大和有点支吾,然后说,“他最近不来了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石田裕明抬眼看了看大和,然后拿起遥控器,“大和,帮我把电视打开。”


大和走过去摁下开关。


 



“今天就讲到这吧,回去别忘了做习题册的第三十二页到三十七页,同学们辛苦啦。”


“老师辛苦啦。”伴随着稀稀拉拉的声音,补习班的人开始陆陆续续收拾起书包,而太一看着外面的雨,一边把铅笔装起来,一边想到了以前的雨天。


“大和,拜托和我共用一把伞吧。”


“你啊。”


往往都是这样的开头,然后两个人一起撑着一把藏青色的小伞,那把伞真的是太小了,以至于每次大和都得搂着他,两个人贴在一起,才不至于被淋到。


对了,大和还会把伞故意偏到他的头顶。


想到这些,八神太一轻轻地笑了,然后又有些无奈地向外面走出去。


下次我一定不能忘记带伞,太一心想。


当太一走到教室外的时候,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讶异地同时不由得笑了,他赶忙跑过去,而站在雨中的大和也迅速走过来,把伞撑到他的头上。


“你来啦。”


“我怕你没带伞。”


“哈哈,这把会不会太小了?”


“反正淋不到你就是了。”大和把太一往自己的怀中带了带,又解释道,“家里只有这一把伞了,雨衣让我爸拿走了。”


“知道啦,走吧。”


太一这么说着,然后向家里的方向走去。


然后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,大和也跟着他顿在原地,在马路对面站着一个男人,他一手撑着伞,另一只手拿着一把雨伞,神情莫测地看着他们。


“爸。”太一叫了一声,然后走上前去。


“伯父。”大和也恭敬地打了招呼。


八神进看着这两个孩子,大和的裤脚已经湿透,他穿的运动鞋也被雨水浸成了深色,想必袜子应该也湿了,他右手撑着伞,左手揽着太一的肩膀,雨珠顺着伞骨落到他的风衣上。


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审视的目光,两个孩子迅速分开形成一段距离,而大和的伞还是举在太一的头顶。


“爸,大和他只是怕我没带伞。”太一解释道,然后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大和,大和立刻点了点头。


八神进没说话。


大和看了看太一,说:“既然伯父来接你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
太一只好说:“啊,好。”


说完这些,太一从大和的伞下走到了父亲的伞下。


大和收回了伞,打到自己的头上。


太一用眼角看了看父亲。


“既然大和都给你送伞了,”八神进开口说,“就打着吧。”


“诶?”太一愣住了,大和也是如此。


八神进把手中一直拿着的伞递给大和,然后说:“这把给你,你的那把伞,就让他打着吧。”


大和愣愣地接过伞,然后把手中的藏青色小伞递给太一。


八神进冲大和笑了一下:“以前下雨的时候,谢谢你了。”


“太一的妈妈还等着我们回去吃完饭,先告辞了。”说完他转身走了,太一匆匆跟上。


石田大和看着二人的背影,又看了看手中的雨伞,突然鼻子有点酸。


 


父子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,雨伞让他们之间隔了一段距离。


“你们交往多久了?”


八神进突然问的问题让太一有点惊讶,他看父亲的脸色和往常一样,便答道:“两年多。”


“那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


“六年。”


“可是太一,”八神进说,“我和你妈妈知道这件事,不过一个月。”


太一停下脚步,看着父亲,八神进说:“虽然我到现在不能完全接受这件事情,但是我相信你,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相信那是你以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来做出的,所以我可以对这件事保持这样一个态度,而你妈妈不一样,她只是,太习惯于去保护你们了,而她也不知道,你或许早就可以保护自己了,可是你始终是她的孩子,你明白吗。”说到这儿,八神进深深叹了口气。


太一点点头。


“大和这孩子……”他这句话没有说完,便不再开口了,两个人向家里走去。


 


后来太一说,在那天他发现了大和和父亲的共同点,他们都是“愿意把伞撑到自己头顶的人”,而母亲,更像是“恨不得把整把伞都给他的人”。


而这两种人,他都不愿意去伤害。


太一心里想。


只希望我的伞可以保护所有人。


 



日子飞快地过,转眼到了冬天。


太一他们的课业生活越来越繁重,每天午休吃饭以外的时间都拿来学习,生活也是在学校、补习班和家里三点一线的穿梭,吃饭的速度不断加快,晚上的台灯亮得越来越久,成堆的卷子和习题被他堆在书桌旁边,经常八神裕子半夜醒来时,看见太一房间的屋子还亮着灯。


她开始有些担心了,本来她没指望太一在功课上有多大出息,在她的设想中,她的儿子喜欢足球,未来考一个私立大学,当个体育老师,生活没那么富裕但是不愁吃喝,娶一个温柔娴静的妻子,然后生几个小孩,安度晚年,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
可是一夕之间,她的所有设想都化为了乌有,她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自己的儿子,他开始专注,开始刻苦,她隐约知道这是为什么,可是她又宁愿这样的改变不要发生。


而当她把她的忧虑告诉老公的时候,八神进这么回答的:


“你别想太多,他只是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,这也是他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任的一种方式。”


看着曾经被自己疼爱的孩子变得消瘦和沉默,裕子心里虽然难受,却也无计可施。


春假就快到了,当几乎所有人都在为春节做准备时,太一依旧如同往常,去上学,上补习班,然后学到深夜,仿佛节日的喜庆根本无法感染到他。


在一次晚饭过后,裕子忧心忡忡地洗着盘子,一边想着太一的事情。


“妈。”


太一的声音突然想起,裕子一个不小心,把手中的盘子摔在地上。


她刚想去拿簸箕来收拾,太一就把她拉到厨房外,然后说:“我来吧。”


裕子站在厨房门口,看着太一收拾着地上的碎片,本来想说一句“别伤到手”,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,她似乎才有机会能认真地打量着太一,他已经长得那么高,肩宽腿长,眉眼也有了一些介于大人和少年之间的棱角,似乎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,让他的脸颊有些下陷,颧骨微微突出来,他专注地清扫,眉毛有些皱,却又那么认真。


裕子突然觉得太一似乎在一夜之间便长大了,而仿佛昨天他还是那个因为不会骑脚踏车而摔倒的孩子。


太一收拾完碎片后直起身来,裕子重新到水池边刷碗,问他:“你刚才叫我什么事?”


“啊,放春假我想出去玩几天。”


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大概是春节前吧,一放假就去,大概是去札幌。”


“去多久?”裕子问着,又拿起一块干净的抹布。


“大概三天,很快就回来。”


“三天会不会太短了?”


“不会,我们就去看看雪,毕竟快考试了,放假也不能松懈。”


太一说了这话后又笑了,好像和裕子说这样的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。


“你们?你和谁啊?”裕子随口问了一句。


太一突然沉默了,裕子抬眼看了他一下,然后也突然明白了什么。


“和大和。”太一最终说道。


这下换裕子沉默了,她不再说话,而是专心地收拾着厨房,把盘子和碗筷整齐地放起来,然后擦起来操作台。


太一似乎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他站着等了一会儿,看裕子还是没说什么,便有些失望地回到屋子。


回到屋子里,太一翻开了卷子,开始一道一道做起来,如同往常一样。


过了一会儿,他听见有敲门的声音,然后是裕子探进头来。


“妈,怎么了?”


裕子端着一杯牛奶进来,放到了桌子上,他看着太一被卷子铺满的书桌,然后说:“太一,妈妈想问你个问题。”


太一看着她。


“我不让你去札幌,你会不会怪我。”


太一没想到是这样的问题,他想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有一点吧。”说完这句话他低下头,“你也有你自己的理由。”


裕子笑了一下,然后说:“学习累吗?”


“还行,有时候觉得特别累,习惯了也还好。”


“那我就不打扰你了,”裕子走到门口,“早点睡吧。”


“知道啦。”太一说。


裕子走后,太一又埋在题海里做题。过了一会儿,又有敲门声传来,太一转过身去,看到依旧是裕子,只是她的手里多了两件棉衣,她似乎是有些无奈地走过来,问他:“去札幌的话,多穿点比较好,你想带哪一件?”


 



放假的第一天,太一就和大和坐上了去札幌的新干线。


从御台场到札幌要换乘几次,一开始太一还在车上和大和喋喋不休地说着话,后来便是沉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,最后终于禁不住困意沉沉睡去。


大和知道他最近学习辛苦,扶着太一的肩膀,给他调整了个姿势,然后望着窗外,仿佛在想什么,景色在他的瞳孔中飞快掠过。


太一的呼吸就在他的耳边响起,一呼一吸好像吹在他的心里,从东京到北海道,之间的景色不停地变换,因为车内空调的原因,感受不到温度的变化,不过当可以看到外面的雪景的时候,他的心中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
在这个地方,谁都不认识他们,他们也无需去对抗外来的压力。


于是当列车报站的时候,他轻轻推醒太一,太一一下子醒过来,擦掉了嘴角的口水,然后发现大和的肩膀已经有一小块湿了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:“抱歉啦,大和。”


大和笑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右胳膊整条都麻了,于是他活动了一下,然后对太一说:“穿上棉衣,别感冒了。”


当两个人的脚真正地踩到雪地上的时候,太一不由得发出一声欢呼。


整片天地都是白色的,被雪覆盖着,空气中有着凛冽而又清爽的味道,偶尔吹过风,刮在脸上,有一点点疼,如果大口大口地呼吸,喉咙就会有些痒,于是只能让冰冷的气体顺着气管慢慢地进入肺部。御台场的冬天总是湿润的,不乏深深重重的绿色树木,而现在,满目望去只有白色,这让两个少年都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
因为没有提前预订酒店,两个人就近找了一家民宿住下来,老板是个和蔼的大叔,穿着厚厚的棉衣冲他们亲切地笑,老板娘是个热情的女人,捧来了热汤给他们喝,告诉了他们住宿的一些事宜,然后把钥匙给了他们。


太一似乎是有些累了,坐车坐得疲惫,他放下背包后便躺倒在床上,似乎又想睡一觉,大和一边收拾着他们的物品,一边走过去问他:“明天想去哪?”


“去有雪的地方,随便哪里都好。”太一掩饰不了语气中的兴奋。


“这儿到处都是雪啊。”大和笑着说。


“哪都好啦,只要有你陪着。”


“我不是一直在吗。”


大和说完这句话,太一突然不笑了。


“大和,你说为什么只有北海道有雪呢?”


“因为它纬度高。”


“为什么在御台场,就不能有雪呢?”


大和也不说话了。


“御台场没有雪,不是因为不下雪,而是一下雪,雪就化了。”


大和轻轻握住太一的手说:“再厚的积雪都会融化的,只是时间问题罢了。”


太一躺在床上看着大和,然后手臂突然用力一拉,大和一个不稳摔倒在床上,他们两个的脸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。


太一有些难过地看着他,大和很少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,可是他又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也同样的地无能为力,于是他只好伸出手,抱住太一,太一也拥住他,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,两个人长久地保持这个姿势,一动不动。


外面又飘起了雪花,尚未融化的雪地上又积起了雪,变得越来越厚,两个少年在民宿中安静地拥抱,悲伤并且不发一语。


 


清晨大和醒来的时候,把窗帘掀开一角,看见远处的朝阳刚刚升起,天空像是蒙了一层乳白的雾,有大块的云,朝阳把云的边缘映成红色,除此之外,天地一片雪白。


大和起身的动作也掀开了被子,熟睡中的太一似乎是有些冷,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,嘟囔着叫大和的名字。大和看他醒了,把窗帘放下,用被子把太一重新裹住,然后说:“你继续睡,还早呢。”


太一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扭了两下身子,又睡了过去,大和环住他的肩膀,也重新闭上眼睛。


两个人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。明亮的阳光被窗帘挡在外面,太一一边刷牙一边拉开了窗帘,他对着窗外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。


二人在民宿旁边的小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,然后便出了门,老板娘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。


道路上的积雪有大半还没清扫干净,太一跑到路边对大和说:“大和,我们来打雪仗吧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大和话音未落,迎面便飞来一个雪球,他身子一侧,雪球砸到了他身后的一辆面包车上,车立刻发出了尖锐的报警声。


太一一副恶作剧成功的表情看着大和,手中还握着另一个未抛出的雪球,大和索性也团了一个雪球,向太一扔去,两个人互相打着,身上和头发上沾满了雪,后来玩的兴起,太一一下子扑倒大和,两个人在雪中打来打去,谁也不甘落了下风。


玩累了之后,太一四肢摊开,躺在雪地上,大口地喘气,喘着喘着又剧烈咳了起来,大和看见了凑过去,用冰凉而又湿润的手指捂住他的嘴:“慢点呼吸,这里的空气太冷了。”


太一又咳了两下,终于缓过来些,大和隔着棉衣给他抚背,他的右手还捂在太一的嘴上,太一的头发上沾了雪,在刚才的打闹中变得乱糟糟的,大和凑近他的脸,问他:“好点了吗?”


太一盯着大和,他的眼睛格外的亮,像是有未消融的冰雪映出的光,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快,说不清是因为刚才的跑动还是因为别的,大和也看着他,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冰凉的湖水,他听着太一的呼吸,感受到热而湿润的气息冲撞在自己手指上,他觉得他们好像能听到彼此的心跳,正在逐渐趋为一个频率,然后他轻轻抬起了右手,凑下去吻了太一。


这是一个冰冷而单调的吻,里面只有雪的温度和气息,风从他们的鼻息中穿过,他们看着彼此,然后几乎同时,又闭上了眼睛。


这个吻持续了很久,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,大和索性一翻身,也躺到了太一身边,他们的呼吸在空中化成白雾,然后消失。


“大和,你什么时候走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就是出国啊。”太一翻了个身,侧躺在雪地里。


大和也像他一样翻了个身,看着他:“我不出国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不出国了。”大和平静地说。


“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?”


“说什么?”


太一一下子坐起来:“我不是说希望你做自己喜欢的事吗?”


“对啊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不出国?”


“就是你的那番话才让我决定留下来的。”


“为什么?你不喜欢出国留学?”


“喜欢啊。”


“那你怎么不去。”


大和也坐起来,他把手抚上太一的脸,刚才上面沾了雪,现在已经化了,只留下一片水渍,大和把那片水渍轻轻抹去,温柔地说:“因为我发现,在我的所有喜欢里面,你是最喜欢。”


 



从札幌回来,没过几天就过年了。


过完年后的一段时间,家里都洋溢着喜庆和睦的氛围,如同年前的那些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过。而过完年后不久,就是卒业考试,所以太一忙完了过年那几天后,又立刻投入学习中去。


父亲八神进和母亲八神裕子看见他这么用功,也只好为他默默地加油。


裕子每天都会给太一端来牛奶,然后在他的旁边坐一会儿,什么都不说。


八神进每天出门前,都会用力地拍一拍太一的肩膀,对他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,然后去上班。


小光时常会来他的屋里坐坐,和他聊一些学校里发生的事情。


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,转眼就到了考试的前一天。


 


太一晚上收拾好了一切,和小光在客厅一起看了会儿电视,然后回到屋子里。太一随便地翻了翻书,然后又看了看摞在地上的卷子,最初的那几摞上面已经有一层浮灰,课本歪歪斜斜地放在隔层上,边角已经卷起来了,看起来是被翻阅很多次的模样。


太一此时突然有点想念大和,明天他们两个都要考试,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,于是他打算借小光的手机给大和发个短信。


就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裕子推门进来了。


“你要干什么?”裕子问。


太一只好坐回椅子上去:“没什么。”


“去借小光的手机?”裕子这么说着,把牛奶放到太一的桌子上。


太一想辩解几句,不过他最终选择沉默。


“能和你谈谈吗,太一。”裕子温柔地问。


“什么?”太一好像对她这种语气有些不知所措。


裕子想了一下说:“明天考试的时候,别紧张,好好发挥,你最近这么努力,新年求的签也是大吉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裕子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她抬头环顾了一下房间,突然看见太一的书架上摆着一个相框,相框里的照片里是太一抱着小光照的,两个人坐在沙堆上,旁边是未成形的城堡,阳光洒在他们的脸上,两个孩子都在大笑。


裕子走过去拿起相框,她看着照片中的孩子,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,她轻轻抚摸着照片,她翻过相片的时候,忽然发现背面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,上面写着:“哥哥,对不起。”


“这是小光写的?”


“嗯,”太一说,“上次生病之后,偷偷塞到我课本里的,她一直对把球踢歪了很抱歉。”


裕子想起来那次小光生病的情形,心里突然有些复杂。


“太一,你是个好哥哥。”


太一笑了一下:“哪有啦,我也没做什么。”


“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都不在家,你为了照顾小光,只好放弃去看一场你期待了很久的足球赛,当时你都快哭了,不过看见小光之后,又装作很开心的样子。”


太一有点不好意思:“也没到快哭了的程度吧。”


裕子理解地笑了笑,抬手摸了摸太一的头:“当然有了,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,可怜兮兮地问我和你爸爸,是不是一定要去工作。”


太一搔了搔头:“那时候还小嘛。”


“那时你还会抱着我们的腿,想要商店里的组合玩具,如果不给你买的话,你就会不高兴一会儿,不过很快就好了,你爸爸还总带着你去楼下的公园踢足球,回来的时候总是弄得脏兮兮的,有时候你摔倒了,膝盖上流着血,你还会特别自豪地告诉我你不疼,让我又生气又欣慰。”


太一笑了几声。


“在我的记忆里,你好像一直是这样的,心思很少可是又很善良,有一些男孩子的倔强,还有幼稚的逞强,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再也不会因为不买玩具而不高兴,有了不开心的事情,你会在我们面前装作和往常一样,就算受了伤,也会尽量不告诉我们。”


太一看了一眼裕子,然后说:“本来就没什么,只会让你们担心罢了。”


听了这句话后,裕子的神色变得格外温柔,她轻声说:“是啊,你已经长大了,真正变成了一个男子汉了——太一,你知道吗,其实爸爸妈妈,还有小光,都不在乎你是什么样的,因为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爱着你,但是正因为爱你,才不想让你吃苦,也不想让你在困难的道路上走下去。的确,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都不应该干预你,你爸爸和我说‘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就让他去吧,我们也管不了不是吗’,小光也找我聊过天,她一向很聪明,她劝了我很多,告诉我你也很不容易……我也知道这些,可是我只是,我只是,还是有些无法接受。”


太一轻轻说:“我知道。”


“可是,”裕子深吸一口气,“这次的话,妈妈愿意尊重你的选择,无论你的抉择是如何,我都不会阻挠你的。从你把小光护在身后,到现在你的沉默,或许你早就选择了你的人生。所以我在想,为什么我一定要阻止你的选择,而不能保护一下你呢。”


“你们一直都在保护我。”太一说。


“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,”裕子说,“可是我现在才发现,我们一直也被你保护着。”


太一心头一动。


“所以啊,”裕子说,“这件事情,就让它从今天结束吧,你只要知道,我们一直爱着你并且支持你就够了。”


听到这句话,太一鼻子一酸,眼眶也有些红了,他看着裕子说:“谢谢你,妈妈。”


裕子的眼中也有泪光,她拍了拍太一的肩膀。


“那,如果你愿意的话,能跟我说说大和吗?”


太一吃惊地抬起头,看着裕子。


“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。”


“你不是知道吗,我们小学就认识了,我还总和你说他,以前。”


“那就说些我不知道的?”


太一想了一会儿:“大和他……不太爱说话,至少别人都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我觉得还好吧,有时候他的话也挺多的,超啰嗦,他会吹口琴,最擅长的大概是run with the wind,他总吹这个给我听,很擅长料理,做的便当很棒。”


“他会做料理?”


“嗯,”太一有点不好意思,“有一段时间我的便当都是他给我带的。”


“这样啊,那他对你一定很好吧。”


太一点点头。


“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吗?”


“诶?他喜欢吃茶泡饭,还有烤明太子,味增汤好像也可以,”太一说,“有一次我做了超多蛋包饭,他全都吃了,不过我觉得他也并不一定喜欢。”


“这样啊,那火锅呢?”


“火锅还好吧,我们一起吃过几次,妈你干嘛突然问这个?”


裕子笑了笑:“没什么,只是如果要请别人来做客的话,总要稍微了解一些吧。”


 



太一家招呼大和的是一顿火锅。


火锅热腾腾的飘着白气,吃起来便增添了热闹和欢快的气氛,八神夫妇笑着问大和一些简单的问题,大和一边回答,一边用眼角看着太一,太一辣得脸红红的时候,他把自己的水递了过去。


总之这是一顿还算完美的家宴,用太一的话说,八神夫妇对大和“展示出了一百二十分的热情”,当时他们刚吃完饭,太一和大和坐在沙发上,太一看着大和还是有些紧张地模样,于是出言安慰他。


大和长吁了一口气,然后说:“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紧张。”


“说不定我爸妈比你还紧张呢。”太一说,“喝水吗?”


“嗯,也行。”


于是太一给大和倒了杯水递给他。


两个人手指相触的时候,太一顿了一下。


“怎么了?”大和问。


“没什么。”太一说,“只是感觉好像换过来似的。”


“那是因为你懒,要喝水从来不自己倒,每次拿也只会拿碳酸饮料。”


“可是白水真的没什么味道诶。”


“那就给你加点蜂蜜?”


“太甜了吧。”


“那再加点柠檬?”


太一笑了:“听起来好像女孩子喝的美容茶啊。”


这时裕子端过来一盘水果放在两个人面前的茶几上,然后他绕到大和身边坐下,太一感到大和的身子立刻紧绷了,他不由得觉得有点好笑,为了掩饰自己的笑意,他叉起一块苹果放到嘴里。


“大和,你今天要回家吗?要不然就住下来吧。”裕子说。


大和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到旁边的太一发出剧烈的咳嗽,他转过头看去的时候,发现太一痛苦地弯着身子,脸涨得通红。他连忙帮他拍背,然后等太一缓过来后,把手中的水递给他。


“慢点喝,别又呛到了。”


太一喝下几口水后,有些埋怨地看了裕子一下: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
裕子不明所以地问:“怎么啦?”


大和看着太一笑了笑说:“不了伯母,今晚我爸在家,我回去住。”


裕子笑了笑说:“这样啊,那下次来住吧。”


“妈——”太一又说。


“好好好,那我不说了。”裕子这么说着,站起来去了厨房。


后来一家人又在一起聊了会儿天,然后大和起身准备告辞,说下次再来拜访。


太一说要去送大和,打开防盗门,穿上鞋子,对大和说:“我在楼下等你。”然后便下楼了。


大和站在门口,再三感谢了八神家的款待,然后裕子走上来给他整理了一下外套的领子,然后说:“大和,作为太一的妈妈,我只希望你们都好好的,路可能会有些难,你们应该比我还要清楚。”


大和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伯母。”


裕子冲他笑了一下,然后小光走过来,递给他一条围巾:“帮我把这条围巾给哥哥,外面还是挺冷的。”


大和接过围巾。


八神进向大和走过来,他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说:“帮我谢谢你爸爸。”


“我爸爸?”大和十分诧异。


“是啊,关于这件事,我本来是不太同意的,有一次和你爸爸通了电话,是他当时劝了劝我,才让我想通。”


“你是说,我爸爸他……知道这件事?”大和觉得自己简直不敢相信。


“是啊,”八神进有些奇怪,“不是你告诉他的吗?”


大和想了一会儿说:“我会和他说的,谢谢您了。”然后他鞠了一躬,便下楼了。


 


到了楼下的时候,大和看见太一站在路灯下,一阵风吹过,他缩了缩脖子,抬头看见大和,太一朝他挥了挥手:“大和!”


大和突然想起那个午后,太一坐在树下冲他招手,笑着叫他的名字,他说“哟!大和!”阳光从树荫的缝隙中照到他的身上,大和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
太一站在路灯下,周身围绕着灯光,然后他向大和走过来,大和向前走了两步,一把抱住他,太一也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,他们两个相拥了几十秒,然后分开。


“大和,”太一叫他的名字,“我今天真开心。”


“我也是,太一,特别开心。”


 



大和回到家的时候,石田裕明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客厅没有开灯,电视里播放着足球赛。


大和走过去关掉电视,石田裕明一下子惊醒,在黑暗中看清大和的脸,才说:“臭小子,怎么这时候才回来。”


大和打开客厅的灯:“我今天去太一家吃饭了。”


“喔。”石田裕明点燃一支烟。


“太一他爸爸让我谢谢你。”


石田裕明吸着烟,并没有答话,过了一会儿他说:“他们对你的印象挺好?”


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大和问。


“上次我凌晨回家取东西,看见你俩抱着对方睡,当时我还想是不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。”


大石想了一下,就是太一来他们家睡的那天。


“那你……”大和想说点什么,他向问他生不生气,又想问他最后是怎么接受他们在一起的,但是最终他只是说:“谢谢你,爸爸。”


石田裕明抬眼看了他一下:“你为了那小子都不去法国了,算了算了。”他继续说,“快给我做点吃的,饿死我了。”


大和只好走到厨房,打开天然气,从冰箱里取出几个鸡蛋,当他把第二个鸡蛋打到碗里的时候,手机发出了简讯提示音。


看到手机屏幕上“太一”两个字,他有些恍惚,然后点开。


“外面下雪了。”


大和走到窗子旁边,向外面看去,细小的雪花在灯光的映照下打着旋向下飘,这时手机又响了两声,是两条短信。


“是今年的初雪。”


“可惜马上就要化了。”


大和又想起札幌那个凛冽的雪天,他轻轻笑了一下,回复了太一的短信。


“雪总会化的。”


 


——FIN——





阿穸读作阿西:

【数码宝贝tri.|和太】

"啊大和——"
"你碰到了小时候的我?"
"咦你怎么知道的!"
"因为我碰到了小时候的你啊。嘛,小时候的我是不是超级麻烦?"
"……也不能这么说(这可是你自己耶)——"
"总之就拜托你啦?是说,小时候的你真好哄?"
"喂——!"

#太一os:明明昨天才是六一,今天是要弥补昨天什么也没发生的遗憾吗!?

#是社团的速涂活动(虽然我摸的一点也不速_(:зゝ∠)_)

#期考月摸鱼!开心!

#以及我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真的不会画yamatoooooo这一点(ry

碰头“梗”
大咧咧小狐狸无意撞到柱子的头
柱子竟然脸红了...

个人觉得还是小时候糖多啊x

p1扫描彩稿
p2扫描线稿
p3p4未经扫描直接照的

【再也不在这种纸上用水溶彩铅了(虽然没有水溶但画完好脏啊....早知道就用马克笔了虽然可能缺色有色差OTZ)】

感谢您点进来!

被夏少侠的齐刘海所折磨OTZ...
一只家养冬季篇里穿绿短袖的天天x!!
今天的天天也是超可爱的天天!!

(跪求视美爸爸接腿别腰斩)
(没有粮自力更生x)
(看了预告夏季篇下半部好像很虐啊哭哭)

咕咕咕希瓜🍉:

缇可冬季篇边补边画     爽了!!

小男孩真可爱

丹某刺尔:

那一天,夜凌云终于体会到了夜枭子在自己身边这十万年来的感受。

火龙果:

不知道該叫啥的佐鳴漫畫第二回③,18-29p

这回画得特别纠结所以拖了好久…台词跟分镜改了N遍,我要放飞剧情了ry

下一次更是5/29,二哥终于要上线啦!!

第一回① ║  第一回②

第二回① ║  第二回②